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喻王]那天喻队仍不明白这个世界线是什么设定

老王单性转,可能雷。

穿世界线的喻总心里苦。

梗可能撞,如有雷同,我也搞不清谁抄谁orz


一.

喻文州回过神来的时候,正站在一条灯火通明的过道里,样式有点熟悉。

他反射性地伸手摸放账号卡的位置,有熟悉的方形轮廓,服帖地被保存在队服外套的内兜里。

他微微放下心来,开始打量起这条走道。

像是微草主场的选手通道。

 

我怎么过来的?之前在做什么?

走道上很冷清,并且没有窗子没有钟。他拿出手机按亮屏幕,时间已经挺晚,他原本估计是已经打完了比赛,在进行赛后的处理。

倒也不用在这个非正常情况下对付老对手微草了,总归是令人轻松一些的。

 

说起来,赢了没有?

 

他左右找不到能问话的人,索性再往前走一段,看看能不能碰见队友。

他正打算抬脚,身后就是一阵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附带一声挺有精神的“队长队长队长!”这倒是个陌生的声音,但人家身上的衣服还是很眼熟的。

水蓝色的蓝雨队服。

 

栗色短发的娇小少女一把揽住喻文州的肩膀,收不住力往前多冲了好几步,他也被带着踉跄了几步。

但此刻蓝雨和尚庙住持喻文州先生已经没心思谴责姑娘不优雅的动作了,他宁静湖泊般的内心快被黑人问号填成平地。

蓝雨哪来的女队员?

难不成是练习生?但是练习生哪能跟他这么熟,何况这里是客场,哪有客场作战连练习生一起带来的道理?

他侧过脸,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陌生女孩的脸。

 

好像也不是特别陌生,带着某个老熟人的影子。他张了张嘴,没出声。

 

“哎队长你怎么不说话还一直看着我真奇了怪了我脸上有东西还是头发又乱了?”

女孩子熟门熟路地从兜里掏出小镜子迎着灯光左右照了半天。

他还是第一次瞧见女款蓝雨队服,上衣和男式同款,下装是联盟里常见的白色百褶短裙。

“没问题啊今天本剑圣还是这么完美!哎不是队长你到底怎么啦?嗓子坏啦不是吧刚刚打比赛的时候还没毛病的!”

 

“本剑圣”。

他终于捕捉到心里隐约的那个猜测,试探性地开口:

“少天?”

“嗯,哎不是,队长你怎么一副穿越了一样的表情啊这么茫然,不认识我似的。”

严格来说我的确不认识你……

喻文州向后退了一步,挂起招牌微笑企图蒙混过关。

 

可能是的确有些晚了,除了他和黄少天(但愿还是这三个字)之外至今走道上没路过第三个人。导致从尽头处传来的脚步声异常的引人注意。

喻文州回过头,从转角处转出来的也是个女孩,穿着熟悉的微草夏款队服,臂弯里搭着外套。他第一反应是柳非,或者是微草来观战的练习生。

但是如今身高目测不足一米六的剑圣大大却将小镜子揣回裙子口袋里,往前跑了两步回头说:“刚好王杰希来了我就不搁这儿发光发热打扰你俩啦,你知道叶修刚好现在也在北京是吧,我让她贡献头发让我试验我新研究的辫子编法来着我再不出去她估计就走了,我到时候直接打车回酒店你不用操心啦!队长再见!”

 

黄少天换了个性别她还是黄少天,都不用他套话,仿佛一个在新手村跟她讲一次话她连最终魔王的老底都给你掀出来的感动中国npc,这信息量冲得喻文州有点发懵。

 

照她这意思叶神也是个姑娘,到底多少人性别换了?还是说只有他没变化,他在这边才是联盟里的少数?

一时间各种猜测占满他的心头,饶是战术大师在这不明所以的境地也有些风中凌乱。

不过现实没有给他凌乱的时间,在黄少天讲话的空当,穿微草制服的姑娘几乎已经走到他面前。

 

等等。

刚刚黄少天说她是谁?

 

一身绿色队服的姑娘蓄着亚麻色的长发,刘海整齐、一丝不乱,很有某人的风格。

虽然稍饰淡妆,仔细看仍能看出略有不对称的双眼更有某人的风格。

喻文州一时吃不准他和眼前这位王队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从刚刚黄少天的话来看他们似乎挺熟,那么称呼可能不是王队,是不是该叫王杰希?

 

他思索半天,只说出一句:“嗨。”

 

二.

长发的微草队长略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将搭在手臂上的外套递进他怀里。

“帮我拿一下。”

然后她掏出手机——手机壳还是粉丝送的微草队徽定制款——好像是在发微信,一边打字一边往前走。

喻文州不明所以地跟上,见她发完微信将手机放进制服裙兜里,慢下脚步来跟他并排。

“上次说好了你来北京的时候带你去吃的那家菜馆你还记得吧?我刚刚联系了老板让他给我们留个位置,不过从这边绕开堵车路段过去可能有点远,你要是饿我包里有饼干,先垫着。”

 

王杰希从印着微草logo的统一运动包里掏出一件灰色针织外套穿上,又拿出口罩和帽子。

她瞥了眼喻文州只左手拿着一部手机的双手,“你包呢?”

“嗯……在酒店。”他随口扯了个谎。

“你从酒店出来没带包?真不像你。”

王杰希将鸭舌帽扣在他头上,又接过他手上的微草外套塞进包里。

“还好现在赛场附近估计还有不少穿同款的蓝雨粉丝,不然你这身衣服还真是难办。”

喻文州笑了笑,没答话。在了解清楚情况之前,少说少错。

看来在这边他跟王杰希关系比他那边好,至少是私下里约饭的好友。说起来,同性的他们反而慢于异性发展成好友,也是挺奇怪件事。

 

关于好友的假设马上湮灭在了出租车里王杰希轻轻覆上来与他左手交叠的那只右手上。

那只比起男性选手的手来显得更纤细的右手先是由指尖蹭过他随意地撑在身侧的左手手指,又小心地一根根卡进他未聚拢的手指间。她一直没有看向他,只靠着左边车窗看着窗外。而手的动作却显得那么温柔缱绻,令任何人都能产生与爱情相关的联想。

这时他注意到她手指上多了一件刚刚在赛场过道里还没有的东西。

 

戴在中指上的一枚戒指。

 

不是什么很特别的款式,常见的带钻女款银戒。车窗外夜色已经降临,街边霓虹灯一盏盏亮起,在剔透的钻石中映出彩色的光华,那一点光芒在只有打表器的电源微光的出租车里堪称灿烂夺目,令人移不开眼。

职业选手在比赛和训练时不在手上戴任何饰品是常识,刚刚打完比赛的王杰希从赛场出来时没戴戒指是正常的。

那么,她在跟自己独处时特意戴上,以及现在近乎十指交扣的状态,说明什么?

 

一个从未设想过的假设击中了喻文州。





评论(19)
热度(133)

© 阿夏natr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