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喻王]那天喻队仍不明白这个世界线是什么设定(三)

这玩意居然还有三,谁能想到。感谢 @姬风洛 不离不弃的催更,不然这东西这辈子估计不会有然后了( ̄旦 ̄;)

 

五.

 

别说,北京的文化集市还真有点意思。

 

喻文州跟在王杰希身后,不着边际地想着。

 

一路上别具匠心的手工制品摊位有不少,王杰希还买了几只草编兔子,拿商家送的纸袋子装着,说打算带给队里的姑娘们做礼物。他拿余光数了数兔子,心情复杂地跟上了她的脚步。

 

中国的夜市,最不缺的就是吃。糖画烧烤这类夜市定番暂且不提,他还看见了饺子铺——这都快九点了,早过了饭点,难不成北京人夜宵也吃饺子?

 

王杰希正忙着为微草男队员们物色手信,倒也没空关注他正无边无涯地走神的事实。她甚至还相中了一套铁丝骨架纸糊的京剧角色桌面摆件,问他要不要买一套做纪念带回蓝雨。

 

喻文州凝视着那套洋溢着浓烈的解放时期老北京画风的工艺品,觉得就这不时出现的退休老干部审美,这个王杰希和那个王杰希,那确然是同一个王杰希。

 

于是他最终还是采纳了王队长的建议,提回了一个颇有些分量的袋子,甚至还在一边思考着将它摆进蓝雨训练室的可能性——徐景熙他们多半没什么兴趣,但也不会反对;黄少天一向画风跳脱,真对这东西产生什么爱好也说不定,不过京剧造型的摆件和训练室的全套新型号电脑设备摆在一块,违和感还不是一般的强……

 

王杰希在前面走,喻文州在后面跟,不觉间他们已经逛到集市区域的尽头。这里的商家大多已经开始收摊,和沿路的灯火通明相比显得有些昏暗。前方的王杰希已经停下了脚步,他也意会地停了下来,等待她的下一步安排。

 

到底不过去哪里打车的问题,他心情很放松。

 

不成想,王队长却迅速地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手搭上他的手臂,微微仰头看着他。

 

北京的夜空当然没有星星,但她眼里却像敛着细碎的星光。王杰希的眼睛在联盟里是出了名的,不仅被叶修嘲过,黄少天私下里也常跟他嘟哝。但他现在却觉得他透过这双眼睛触碰到了王杰希的内里:和赛场上冷静沉稳的王不留行,和微草队伍里认真负责的王队长,甚至和私下里靠谱中透着点天马行空的王先生或王小姐都不同。

 那是心里藏匿着浩瀚星辰的王杰希。仿佛那眼睛里露出的点点光芒不是来自什么光源的反射,而是眠于她心中某一夜星光的一角。

 

喻文州甚至要怀疑他原本就对王杰希先生怀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感情,否则他怎么会被这双和王先生相似得过分的眼睛迷住了心神?他一时间甚至顾不上拉开安全距离,任由那双眼睛的主人抚上他的眉心。

 

当对方轻轻将唇覆上他的脸颊时,他才终于将自己从星辰大海里打捞了出来。女孩子的唇很柔软,带着奇异的湿润感,据他的判断那多半是唇彩的质感——从对方收敛在眼底的那一分忍俊不禁来看,他的脸上多半已经带上了一个鲜明的印记。不过他也没工夫去在意自己现在看起来有多滑稽,他的当务之急是阻止事态进一步发展下去——虽说这边的喻文州同样是喻文州,但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到底不能算是他的女朋友,这个状况怎么说都有点自己NTR了自己的别扭感。但怎样才能在不显得粗暴的前提下表达“我们还是不要打啵了”的中心思想?眼看着王小姐要伸手抹开自己留下的唇印,将气氛往更加不能言明的方向推进,他情急之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一阵天旋地转。

 

 

喻文州在突然袭来的强烈眩晕感中勉强稳了稳身形,到底没栽到地上。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情景却完全不同了——这大概是个采光良好的休息室,窗外似乎已是炎夏,灼热的阳光落在窗边的硬叶观赏盆栽上留下几片光斑,有些晃眼睛。他自己却已经换下了刚刚的那身蓝雨队服,穿上了一身黑西装,和他以前拍的宣传照上穿的相比也没什么特别。

 

他还保持着握住谁的手腕的姿势,那手臂也还乖乖地躺在他的手心,却已经套上了白色的长手套。他难得大脑放空地顺着手臂的线条看向对面的人,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雪白的裙纱,然后是裹在一身白婚纱里的人。

王杰希本身面型姣好,除了左眼大些之外本身五官也没什么缺点。此刻妆容精致,更是生出几分端丽。她亚麻色的长发明显经过发型师的打理,先编出麻花辫,又盘成一个发髻,此刻掩在白色头纱下看不真切。唇色更偏向正红色,在浅色的面庞和婚纱的衬托下艳得出奇。

 

这算什么,快进式穿越?

喻文州腹诽,不过倒也不是太惊讶。可能是才接受了穿越的超展开,相比之下快进倒也不算太惊人。

 

王杰希另一只手上的白手套已经摘下,此时攥在他手里。她将手覆在他的侧脸,用拇指向一个方向磨蹭着,像是想要抹掉什么东西——他这时才注意到,脸颊上的湿润感并没有消失。那手指反复磨蹭了七八下之后又向其他方向抹了几下,才满意了似的收回去。他看见她拇指尖沾的红色,和她唇瓣的红色如出一辙。

 

王杰希眼角眉梢挂着笑意,将拇指在下唇上蹭几下,将指尖蹭得更红了,才将手套戴回去,隐藏了素白手指上的一抹红色,像他们之间的一个秘密。

 

“等会儿让黄少天给你补个底妆,刚刚有点蹭掉了。”

 

他看着她不久前还在夜色下折射着星光的黑眼睛,里头敛着同样熟悉的忍俊不禁。

 

这人,故意的吧?

他也不由自主地勾着唇角,回了一个温柔的笑。

 

到底没找少天补妆。

或许是男人对这个本来就不敏感,他在洗手间对着镜子左右照了半天,愣是没看出来有哪里不同。就算有女嘉宾能发现,这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也就不必麻烦收礼金忙得团团转的黄少天小姐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观察了一圈赴宴亲友们衣着的正式程度,不知是悲是喜地发现等会儿交换戒指时给他递戒指的多半是黄少天——给王杰希递的就是许斌了。

 

会场的钟表时针指向九点整,婚宴准时开始。

婚礼司仪应该是婚庆公司找来的专业人员,很有几分职业素养,流程有条不紊地推进着。他心情很是复杂地听着自己的父母致辞,又将目光转向王杰希的父母。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王父和王母,是一对眉目周正、面容慈祥的带京城口音的老人,有高级知识分子的气质,退休前多半不是教师就是学者。

 

司仪代新人感谢了双方家长之后,婚礼终于进入了核心环节——新人宣誓并交换戒指。嘉宾们微微骚动起来,不少职业选手已经掏出了手机打算来个十连拍,少数被准许进入会场的媒体记者也调整好了进行全程录像的摄像机。

他听着司仪宣读长篇累牍的誓词,只吐出简短的“我愿意”。他觉得这样的时刻由他这个异时空的来客经历,对这里的喻文州来说很是不公平。不过这也着实怪不到他头上来,他也就放松了心情,继续走一步看一步的策略。

他听着王杰希轻声的“我愿意”,一手接过黄少天递上的戒指。黄少天不仅穿着合身的礼服,也难得压抑住了疯狂叨逼叨的冲动,垂着眼睫的样子看上去甚至还有几分恬静——

 

呵呵,不存在的。

 

他挽起王杰希的左手,将那枚之前见过的带钻戒指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王杰希则接下许斌递上的男款钻戒,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大小刚好。

接下来即使司仪不说也能从观众们异样兴奋的情绪中看出来。他甚至认出了张佳乐——身形挺娇小的一姑娘,兴奋过头的观众的典型代表,正一边跟着男选手们起哄一边拿手机点点点,不知道在给谁发消息。

王杰希理了理头纱,仰头看他。那双曾透出阑珊星火的眼睛此时光华流转,衬得她越发明艳动人。看着她朱红的唇色,他冷不丁想到她戴着戒指的那只手的拇指尖,应该也染着这样的颜色。

 

也就两个小时,遇到要接吻的场合比我这辈子都多。

 

他虽然这么想着,却像是有什么信心似的,一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台下喧闹声更甚,他闭上眼睛,更清晰地听见了相机的快门声,和已然抛却对两位队长的敬畏催促他们赶紧亲的职业选手们的笑闹声。

别的人不说,他可听出郑轩的声音了。他嘴角挂着笑,心里盘算着回去怎么着也得给这位欺负得着的队友加个训作回礼。

 

他将距离凑近,满意地在一片黑暗中迎来了熟悉的天旋地转。


评论(9)
热度(48)

© 阿夏natruko | Powered by LOFTER